川普亲口说给中国学生绿卡

川普亲口说:优秀中国留学生 都该发绿卡

http://pub.creaders.net/upload_files/image/201703/20170330_14909099266982.jpg
南加大华人教授张曼君。侨报记者聂达摄

近日,在美国教授专家联合会年会暨教育论坛上,几十名在南加州各大高校任职的教授共聚于此,畅谈有关中美教育话题、留学生在美国的状况,并对华裔高知在美国高校及社区中所应有的担当提出新思路。

南加大教授张曼君在研讨会上首先向在座的诸位介绍了自己从台湾到美国的留美经历。曾任美国教育部助理副部长的她,在今年的学术研讨会上,张曼君也谈起了特朗普总统对待教育的态度,她表示:“很多人都说特朗普对中国人不好,但是特朗普曾经对我说:‘我认为那些书读的好的优秀的中国留学生,毕业之后都应该给他们发绿卡。’这是他亲口说的,我想这正是很多人对特朗普总统对待族裔和教育问题有误解的地方,事实上也正是我非常讚赏他的地方。我们都认为人在一个社会中首先要把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而不是直接希望向别人要。

 

用我自己的例子来说, 我刚刚来美国的时候很年轻,与我同时代来的留学生一样,我过来以后一边读书,一边打工来赚学费, 几十年过去我很清楚有很多人帮助过我,所以我现在当然也愿意给予很多人帮助,但是一切的前提是我要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功课要做好,把自己保护好,自己的生活还有做人等等方面要先做好,才可以帮助别人。

再者,不少反对我们的观点的人通常用‘大爱’这一个道德制高点来反驳我的看似‘利己主义’。在这里我门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美军多年驻兵在德国的边境, 但是美国的边境却没有人驻守,这之后所导致的不少的问题。教育本身是一个很大的议题,大家都知道我在美国劳工部也做过很多年,事实上在我看来,劳工的根本问题也是教育的问题,教育最严重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基础教育,以及对学生们核心能力价值(CommonCore) 的教授。”


小学生应该学会背“小九九”

南加大教授张曼君在美国教授专家联合会年会暨教育论坛上说,基础教育是否扎实,是影响未来劳工素质的关键。在这一点上,她跟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观念是一致的。


张曼君说,“特朗普反对多年来基础教育中对核心价值能力的忽视,这也是我所极力反对的。80 年代时,我在小学教书,那个时候我们的校长走过来告诉我说: ‘你不可以教小孩子乘法表(俗称“小九九”)的,如果小孩子们背乘法表的话,他们的大脑会坏掉。另外也不要在学生的作业本上画红色的叉叉鈎鈎的东西,这些红色的字会伤害小孩子们的自尊心。’ 那个时候就觉得这些要求非常荒诞,试想如果我不用这些叉叉鈎鈎的方式要小孩子们知道他们算对或者算错,再试想如果今后他们出去麦当劳打工做收银工作的话,连最起码的数学都不会算的话,当他们以这样的素质走向社会面对竞争的话,他们的自尊又该放在哪里呢?所以在90 年代我到州教育部做事的时候,我们就彻底将基础教育的教材给换掉,要求小学生从3 年级开始背乘法表, 但是我们八九十年代受教育的人, 他们的基本核心知识,他们的基础知识是非常薄弱的,这就是基础教育的差别所在,这就是扎实的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美中两国高校学分认证路漫漫

http://pub.creaders.net/upload_files/image/201703/20170330_14909099272323.jpg
卡特中心项目主任刘亚伟博士。 侨报记者聂达摄

在美国教授专家联合会年会暨教育论坛上,美国乔治亚州卡特中心项目主任刘亚伟博士说,美中两国高校的学分认证不仅是教育问题,也是政治问题,而中美教育平等及维权问题的背后,存在着更大的鸿沟。

刘亚伟博士说:“特朗普总统上台以后在美国生活的华人的困境。我现在当下谈这个问题,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时机,今年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历史浪潮中值得记住的一个年份,十月革命100 周年,上海公报45 周年,邓小平去世20 周年。45 年前的上海公报终于让中国从十月革命的固有观念中挣脱开来,改革之后,中国真正开始崛起。卡特总统经常讲,每当他遇到中国人或是有大量华裔参与的活动时他一定会提到的两个事情:他说‘第一,我的生日是10 月1 日,因此我与中国有着莫大的渊源。第二便是凌晨3 点钟的电话’。”

“当时卡特的科学顾问在北京访问,在凌晨三点的时候,打过来一个电话,差点惹怒了卡特总统, 电话那头的普莱斯顾问表明是邓小平一再要求当场电话联繫卡特总统本人过问能否每年排5000 中国留学生去到美国。当时卡特总统的回应是:请转告邓小平,派5 万留学生过来是没有问题的。然而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是,目前2016 年的统计,有约32 万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学习。”

目前,中国致力于走出国门办学,但中美教育平等的难度可想而知,以及让美国大学承认中国学分认证,恐怕不单单是教育的问题,恐怕更要取决于在政治方面所作出的努力。有人说,“现在, google,以及国外的一些其他网站,如果想在中国登陆的话,速度相当慢,有时候甚至好几个小时才能上, 如果像这样的问题不能解决的话, 中国的科学谈何走出去办学?另外,中美大学之间学分相互认证的目标,恐怕希望更加淼茫,暂且不谈中美学分认证的可能性,目前香港、台湾高校的尚且不能承认中国内地大学的学分,如果首先能让香港、台湾承认中国内地高校的学分,那麽中美之间学分认证系统的畅通连结则更容易做到。”

刘亚伟博士:每位留学生都是美中关係的螺丝钉

在美国教授专家联合会年会暨教育论坛上,美国乔治亚州卡特中心项目主任刘亚伟博士提出了一个观感:华人在美国对政治的关注度提高了,知道维权了,但政治参与度并不高。

刘亚伟博士说:“谈到美国华裔在大选之后的生存状态,我的看法是这样的。在参与美国的国民社会方面,每一场华人社区活动从政治的角度来说都是一种族裔的维权活动,首先我们在美国生活的华人要先对同族裔的彼此表示相互认同。去年的选举时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不仅仅是因为特朗普上台,更是因为美国大选激起了中美华人对于政治的关注。

去年美国的选举活动让所有的中国人,包括身在大陆的中国人,想到了自身的利益,以前‘政治’在中国人的头脑中,是一个遥不可及又模煳的概念,撇开特朗普当选之后华裔民众的具体影响,仅仅从去年华裔社区乃至在中国的华人对政治的关注度上来讲,华人的政治意识在过去的一年中, 陡然增长。

但是在美的华人联合会组织,其活跃程度以及为华人维权所起到的作用,却并不乐观。在美国所出现的最早的全国性的华人组织的创始人为诺贝尔物理奬获得者杨振宁NACA 全美华人协会,NACA 唯一还活跃在社区中的部分仅仅只有在亚特兰大,因而亚特兰大也就成为了全美该协会的中心。另外一个协会的名字叫做OCA(Organizationof Chinese Americans), 顾名思义这一协会创始之初是为了服务在美华人权益的,目前已经发展成一个服务对象为多族裔的维权组织。目前在这个组织中表现最为活跃的是印度裔美国人。

之所以华裔在该组织中的参与程度和影响力都几乎落寞,其根本的原因在于华人参与不积极,因此为了组织的存活就只能将所服务族裔的范围扩大化。缘起于一项统计的玩笑叫做:‘如果说犹太裔的政治捐款6美元,那麽日本裔美国人的政治捐款则为0.6美元,华裔美国人则只有0.06美元。’所以, 我们距离亚裔犹太人的比喻华裔在美国的政治状态恐怕还是远远不及的。

因此等等这些现象值得我们所有中国人反思,我们有那麽多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读书,每个留学生背后就背着一笔不少的外汇储备。中国失去了什麽?失去了多少?出于中国国家安全的角度来说,我们更应该反思,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在美的华人应该首当其冲地考虑这些问题,因为我们每一个在美华人都是中美关係的螺丝钉,既然我们来到美国既要为美国好,更要为了我们曾经生活的中国好,为两个国家的关係好。”